• 首页
  • 要闻
  • 公示公告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新媒体
  • 文化长廊
  • 志愿机构
  • 道德建设
  • 我们的节日
  • 区县
  • 视频
  • 图说丽江
  • 文明旅游
  • 文明评论
  • 文明创建
  • 文化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专题栏
  • 首页 >> 文化建设 >> 列表

    为了抢救“白族调” 云南丽江这对表兄妹坚守了8年

    发布时间:2019-11-20    来源:丽江文明网

      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需要有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去坚守,否则,于历史长河中,美好之物终将消逝,再无处寻觅。在云南丽江的西北之隅,美丽宁静的玉龙县九河坝子,就有这样一对兄妹,几十年如一日,致力于白族调的挖掘、创作、整理和传承,以一己之力,让这项古老的民间艺术得以经久不衰,传唱至今。

     

      这对兄妹,就是64岁的表兄姚国珍和48岁的表妹姚福花。

      

     

      初心:扛起白族调三弦弹唱传承保护的旗子

     

      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九河乡是个白族乡,境内居有白族、纳西族、普米族、僳僳族、藏族、汉族等6个民族,这里依山傍水、物产丰富,是古老的鱼米之乡,纯净的山水孕育了民族天籁——白族调。姚氏兄妹是土生土长的白族,从小就听家里的长辈弹奏三弦,吟唱白调。

     

      耳濡目染之下,他们自小就学会了很多白族古歌古谣。长大成人后,姚氏兄妹成了远近闻名的金嗓子,熟唱数百首白族调,对歌可以连唱一天一夜。他们经常在各种活动上表演白族调,也多次到省内外大舞台参加比赛,收获了诸多荣誉。

      

     

      2012年,在去昆明参加一个才艺大赛时,姚氏兄妹发现很多白族同胞不仅不会唱白族调,连听懂都很费劲。这一发现让他们深深震惊了,他们意识到,母语文化传承局面岌岌可危,如果不加以重视,这种古老的民间曲艺很有可能会失传。由此,姚氏兄妹暗下决心,投身于白族调的保护和传承工作中。彼时,姚国珍从事的旅游事业顺风顺水,姚福花的饭店也经营得红红火火。

     

      但是,因为每年要耗费大量时间深入民间搜集、挖掘、整理素材,他们很快发现精力不足,顾自失彼,于是,兄妹俩再一次决定,放弃事业,全身心投入到创作中。然而,他们的行为让很多人无法理解,有些人甚至说他们“疯了”,正经的事情不做,每天唱唱跳跳,两个“戏疯子”。听到风言风语,妹妹几度想要放弃,但哥哥却劝她,既然人家说我们疯,我们就要“疯”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看。

     

      经过不断摸索和学习,兄妹俩的白族调表演技艺得到很大的进步,姚福花个人或与姚国珍合作完成发行的专辑《雪山下的凤凰花》《情洒白乡》《方壶情缘》《孝老爱亲》等十余张专辑,深受民众喜爱,在丽江、剑川、大理等地都有着不错的销量。

       

     

      

      抢救:8年艰辛播下1000粒文化种子

     

      2013年,在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文化馆的牵头下,兄妹俩在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九河乡龙应完小进行了为期3个月的白族曲艺文化教学活动。后来,他们又先后在九河完小、九河中学、石头乡桃花完小等学校定点开办白族曲艺文化传承班,每周雷打不动地给孩子们上课。

      

     

      因为三弦没有乐谱,也没有音阶,白族调的教学非常费力,需要无数次的反复弹唱,加深印象,孩子们才能学下来。整整8年,30公里的山路,他们在云南省丽江市区和九河乡之间来来回回数千次,将白族曲艺的星星之火传承到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九河乡的村村寨寨,让几近失传的白族调得到抢救式的复苏和传承。

     

     

      在他们持之以恒的努力下,截至目前,将近有600名孩子掌握了三弦弹奏技艺,1000余名孩子成功学会白族调。云南省丽江市玉龙县九河乡龙应的女孩姚晓雪曾经在龙应完小学过三年的白族调,如今,已经来丽江读高中的她又找到姚氏兄妹,继续学习。

     

      年仅8岁姚云涛学艺已经四五年,在云南省丽江市第四届白族调大赛中自弹自唱白族调荣获二等奖。还有更多的孩子,能够轻松自如地演唱白族调,白族调也将成为伴随他们一生的母语技能。看到白族调在年轻的一代中得以延续,兄妹俩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因无私奉献,从2016年开始,姚福花,姚国珍数次被授予“民族文化传承先进个人”,以及 “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等称号。

     

     

      在姚福花的家中,他们获得的奖状和证书满满地装了几大箱,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在刚刚结束的第二届羊台山全国实景山歌大赛上,兄妹组合凭借过硬的才艺斩获铜奖,这也是他们迄今获得的最有分量的一个奖。

     

      

      为了更好地投入到文化传承工作中,2010年,兄妹俩曾向有关部门递交了争取文化传承人名额的申请,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个申请拖了10年之久,却没有下文。这是兄妹俩心里一大憾事,但姚福花说,尽管“名不正言不顺”,但依然不能动摇兄妹两用往后余生将本民族的民歌传承好、保护好的决心。他们还专门制定出了最近三年的传承计划:2019年,通过开办白族曲艺文化传承班,扩大学习队伍;2020年,通过建立档案库,收集整理资料,提高教学质量;2021年,通过演出活动、电视广播等宣传方式,保护相应的文化成果。

     

     

     

      所有的坚守都值得尊敬,相信在姚氏兄妹的坚守下,越来越多的孩子将像满载希望的种子一样,最终生根发芽,让白族调这项古老的民间技艺再次焕发出勃勃生机。(来源:丽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