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
  • 公示公告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新媒体
  • 文化长廊
  • 志愿机构
  • 道德建设
  • 我们的节日
  • 区县
  • 视频
  • 图说丽江
  • 文明旅游
  • 文明评论
  • 文明创建
  • 文化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专题栏
  • 首页 >> 文化建设 >> 列表

    口弦现经这位丽江人的手传遍各地

    发布时间:2018-09-05    来源:看见丽江

      曾经看过一篇对四川美院副院长侯宝川先生的采访,他提到自己的一个爱好,一边听口弦音乐,一边作画。他说:“原生态的口弦并不优雅,也并不抒情,反倒是有些硬朗,有些悲剧色彩……但就是伴着这样原始的音乐,家乡人就可以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乐活一个晚上。图的就是这份简单与乐活。”那时候便不禁想,这小小的口弦,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它对于拥有口弦的民族而言,又代表着什么?今天终于有机会,面对面听一位丽江人,给我们讲述她跟口弦的故事。

      她叫杨秀春,20岁嫁到丽江,从此丽江文华村文笔海边多了一位能歌善舞的女子,通过大半生奋斗,杨老师也被儿女接到了省城昆明,在丽江知名音乐人纳若的介绍下,我们才能赶在老师返程前,在老宅一睹纳西族口弦的芳容。

      据杨老师介绍,口弦,古代称口簧或嘴琴,是一种用竹或铁制成的横在口中演奏的乐器。古史传说为“女娲作簧”,因为这份原始,它被称为人类音乐的“活化石”。 周代,口弦从民间的田野状态进入了周人的宫廷之中,成为宴乐系统中的乐器。汉代皇宫中还建有一座“鼓簧宫”,汉王逸《九思·伤时》:“使素女兮鼓簧,乘弋龢兮讴谣。”便表现了女性的鼓簧艺术。都说以前老一辈的日子苦,可对于杨老师来说她的童年过得却很“幸福”,小时候去山上放羊,累的时候就弹口弦,口弦调子是妈妈教她的,据杨老师回忆,父母的相识相爱也是通过口弦,她从母亲那学会了300多首口弦调子。

      “如果口弦带忘了就不弹了,改唱歌。上山放羊的人听到我唱歌都说好听,不少人专门绕很远的路来听我唱歌。”只不过那时候杨老师的歌声只能在乡间传唱。直到杨老师被分配到当地歌舞团负责厕所清洁工作,虽然不是儿时熟悉的高山草甸,不管环境如何改变,杨老师一直没放弃唱歌和口弦。一次偶然的机遇,歌舞团首长在上厕所的过程中,听到了杨老师唱歌,觉得这么好的苗子不用可惜了,就动员杨老师上台演唱。

      回忆起第一次登台,杨老师至今记忆犹新。“第一次上台,下面乌压压一片全是人,如果不是穿着裙子估计台下的人会看见我的双腿在打颤,壮着胆子唱完后,怎么下的台自己都不记得了。”杨老师说。正应了那句古话,“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因为天赋出众,杨老师在歌舞团登台的机会多了,名气也越来越大,不少人都听说了歌舞团有个姓杨的,歌唱的很好还会弹奏几乎失传的乐器口弦。就这样杨老师从一名厕所工成为了歌舞团的骨干成员,2000年的时候还被评为“省级民间艺人”,慢慢的,丽江对外的名气越来越大,杨老师弹奏的口弦也逐渐被外界所知。

      如今年过古稀的杨秀春桃李满天下,日本7个、台湾6个、香港5个、澳门3个、法国2个、德国3个、意大利3个、瑞典1个、墨西哥2个、美国8个……用杨老师的话说:我现在这个年纪出国都不用带导游,找我的徒弟就行了。聊到兴处,杨老师技痒给我们现场吹奏了一段口弦调子,虽然第一次听到,不过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小编感受到的口弦是这样的:口弦琴的演奏体现出一种浓郁的原始气息,在竹子和嘴部皮肤的共鸣下你能捕捉到一种人类刚刚驾驭物质世界的稚拙感。它没有统一规范的演奏技巧,主要依靠演奏者的气息吐纳与口腔、胸腔、腹腔协调合作。通过拨奏力度与强弱处理产生旋律。

      口弦琴曾是是纳西族普及面最广的乐器。对于女性而言,它是最亲密的伙伴,甚至是生命的依托。可惜的是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段特殊的时期被冠以“淫具之名”受到批判,强制毁坏甚至投入火堆烧掉,无人敢制作,更无人敢弦奏学习。

      现在,传统文化在新风尚新气象中又焕发青春,纳西口弦又被世人所知,部分年轻人也在学习。口弦制作艺人们也重新拿起工具刻刀做起了口弦。在乡村或城区的文化展演中也有了口弦爱好者的身影,使口弦这一古老的乐器获得新生。

      从杨老师跟我们讲述她和口弦的故事时不难看出:低如耳语的竹簧声,只有亲历者才能明了的奥妙,所以口弦是历史的传递者。对于杨秀春老师这样的传承人来说,口弦琴是抒怀叙旧、施展才艺的器具,用它即兴弹唱情歌、民谣、叙事长诗,也可叙说各自的曲折经历、坎坷身世……对于他们而言,口弦不止是一种乐器,更是一种传递情愫的方式。正如那句谚语所讲:“一把口弦,只为一个人守候;一个人,因一把口弦而站立。” (来源:看见丽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