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建设 >> 列表

【我的丽江梦】丽江陶瓷工艺美术师杨崇英画作印象

发布时间:2017-10-18    来源:丽江文明网

  那些花,在瓷上,开得十分娇艳,含着羞或是露着笑,在清宁的静雅中,透出一声两声鸟语。从最早的一枝红梅,在一把瓷壶上,带着初雪的清冷,散发出一缕幽香,还听到一只喜鹊的鸣叫;之后,是丽江古城的小桥流水,穿过古街古巷古宅,远处的洁白雪山,近处房前的绿树鲜花,整座古城,一一展现,在一对瓷花瓶上;开在碗上的牡丹花,山茶花,海棠花,玫瑰花,菊花,大都艳丽些;瓷杯上的花则小巧淡雅,是水仙花,玉簪花,月季花,蝴蝶花,玉兰花,昙花等娇小淡雅。这些花,从春天枝头,赶着时令的节拍,一一地,全都开在杨崇英的笔下,开在洁白的瓷上,一开,就再没凋谢过。

  这些花,是我在杨崇英家瓷器上看到的,那么多的花,开在杨崇英笔下清雅的墨色间。之前只闻杨崇英是从永胜瓷厂退休的一名工人,去过她家多次,也看过她家围墙上画着的几幅扇面图,只觉画中山水花鸟,给予我一种别样的美感。

  这日,又去杨崇英家,言谈中知道我二大爹苏乐天是她在瓷厂学绘画的第一位老师,苏师傅的花鸟画画得非常好,一直是我敬佩的画师。杨崇英说,她15岁就到永胜瓷厂工作,由于从小就爱画画,分配到厂里的彩绘组,很幸运,遇到了苏乐天、闵兆頫、乌云辉等几个好画师,他们在瓷器上一笔一画地教她绘画,勤奋加上天赋,很快,她就成为瓷厂唯一的一位陶瓷工艺女画师。可独立设计创作釉上彩和釉下彩彩绘,特别擅长工笔花鸟画,曾创作设计出荷花咖啡具,此产品在1980年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展;玉兰昙花茶具,在1984年参加全国陶瓷质量评比会,获云南省日用瓷装饰创作设计优秀奖;1990年,杨崇英创作的釉下五彩孔雀茶咖具,在“首届瓷都景德镇杯”国际陶瓷精品大赛评比中荣获创作奖。每一朵瓷上的花,每一只瓷上的鸟,都昭示着中国古老瓷器的典雅,显露出中国瓷器素雅洁净的灵魂之韵。

 

  在瓷厂,杨崇英把花鸟留存在瓷上,退休后,杨崇英把花鸟画在纸上。透过一件件精美典雅的瓷器,我看到了一位纳西族女画师迷恋于色彩之间的情愫,让我在四季的花枝上,看到鸟影蝶恋;透过一幅幅灵秀静美的画作,我听见了一位陶瓷工艺画师的心声,喜欢上,就永相伴,让画相伴人生,相伴思念,相伴生活,相伴灵魂。

  于是,我在杨崇英家开满各色秋菊的庭院里,将一幅幅杨崇英的画一一张开。

  当大自然中的花瓣,瓣瓣落入潇潇秋风中时,我却在杨崇英的画里,看到了鸟语花香,姹紫嫣红的春天。

  芬芳的丽江,是花的世界,各种鲜花从春开到冬,而最让丽江人念念不忘的就是山茶花了。在春天里,每个丽江人都会到玉峰寺观赏万朵山茶,暖意千山绿树幽,且做出门看花人,这已成为丽江人敬重春天的一种仪式,也成为丽江人敬重自然的一种信仰。“新花开时老花落,瘦红才罢嫩红来”,山茶花分批开放,多蕊的“九心十八瓣”的狮子头和单蕊的早桃红并蒂而开,一开一万朵。也许,是丽江人对山茶花的那份眷恋情结,在杨崇英的画作中,流露得淋漓尽致。画山茶花的画作就有好几幅,而这些山茶花,都是杨崇英在千朵万朵玉峰寺的茶花中,千挑万选出来的,有一幅《冷艳争春》图,一枝翠叶间,两朵玉峰寺的九心十八瓣,一红一粉,格外艳丽,悠然似牡丹,而开在另外两枝绿叶间的几朵早桃红,虽是花繁叶茂,却映衬出一红一粉两朵九心十八瓣的美来,正愿了担当和尚的一首古诗:

  冷艳争春喜烂然,山茶按谱甲于滇。树头万朵齐吞火,残雪烧红半个天。两朵宛若牡丹的茶花,无声地灿然着画的富来。

  若说杨崇英笔下最多的,无疑是山茶花了。扇面山茶,一枝两朵,却偏让人见出茶花园中,春色漫漫;园图山茶,花影入水,香满山野;长图山茶,三两只鸟栖息枝头,花间闻鸟语,幽静上枝头。无题的山茶花就有好几幅,有的开在清晨,有的开在正午,有的开在傍晚,有的开在山间,有的开在泥院,开在笔下,开在墨间,一心恋恋,落笔成清影,一缕清香,总是淡不出杨崇英笔下那方画纸。

 

  有一幅《玉龙山下春意浓》,宽广的景致中,漫过仙境的幽香,蓝色的天空和水域,一树玉兰,花开正欢,三两朵茶花,藏不住九蕊十八瓣的富雅,四五个花蕾,在七八只黄鹂鸟的呼唤中,露出欲开未开的心思,远处,十三峰雪山静坐成莲花台,不似人间,仙境自然向我。看画中春色,和风一缕春意暖。想必,好的花开总是惹来鸟恋,在热烈中没有喧嚣,在清宁里不见寂寞。春风着意,花开静好。

  牡丹花,必然是要走进杨崇英的笔下的,杨崇英笔下的牡丹不是李白诗词中“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花浓”的那种富丽,倒有王维“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花心愁欲断,春色岂知心”的清幽。一幅《孔雀牡丹》,左下右上的两丛牡丹,或白或粉,或黄或红,朵朵娇美,瓣瓣鲜嫩,仿佛有缕缕香气,从宣纸上弥漫而来,而那只孔雀,披着一身蓝宝石色彩的羽毛,高傲地站立在一块青石上,那身华丽的羽毛,仿佛已在抖动,将要展翅开屏,让观画之人,心生等待,等待花蕾的开放,等待孔雀开屏。还在一幅牡丹图《晨曲》,白色,淡粉色,浅朱红,深朱红,在清透的碧叶间,朵朵淡雅,简素玉洁,潺潺流水间,氤氲漫漫,雾霭入花绕,碧水润晨光,就在这样朴素的时光中,一只雄鸡立在花下,站在溪边,高唱着自己的晨曲,让这花,开在乡间,篱下。

  杨崇英有一幅荷图,题《出污泥而不染》。有尖尖菡萏初成的清伶宛然,有盏盏莲蓬淡成莲子的纯朴时光,有朵朵荷花惹来绿翠鸟的相恋美好。连叶清清,荷风'淡淡,一页翠羽弄波晴;秋风柔柔,残荷次第,芙蓉枝上有清音。满池清秋,满池禅意,一片冰心。

  在一堆画卷里,我还看到葡萄架上的白鹦鹉,紫藤花上的黄鹂鸟,竹林中的野山鸡,梨花树上的紫燕,菊花丛中的蝴蝶,芭蕉叶上的云雀,玉簪花间的蜜蜂,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入情,在杨崇英清雅的墨韵间,画意无语,诗情入心,仿佛踏遍整个春天,沾着花香,携手鸟语,便用文字记下,记下初秋一个宁静的下午,观赏杨崇英水墨之心境。

  其实,杨崇英一生在瓷上绘画,她又何尝不是一朵清雅的“瓷上花”呢,就用瓷上花作此文题,贴合我心中的那份敬重之情。(来源:丽江日报)

Copyright (c) 2015 丽江文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丽江市委宣传部 丽江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