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一束光亮去回想

发布时间:2017-07-24    来源:丽江文明网

  黑暗中一束耀眼的光亮突然射出,所有的目光都追随而去。世界就在这束光亮中逐渐敞开,你不知道后面的世界和人的命运会变成什么样子,只有跟随而去,深陷其中,直到一束光亮的关闭。随后是无穷的回味,像清凉的夜色飘荡在乡村的夜空,感觉熟悉的乡村已经带有一丝丝电影里的色彩,已经跟原来大不一样了。心里想着电影里的人和事,像是各自心中的秘密,在黑暗里四处弥漫,谁也看不清谁,只有回家的路是最为熟悉的。

  电影队要来村中放电影的消息,在几天前就像一股风吹卷着乡村土路上的尘土,飞快地跑进村子的每一个角落。那消息给单调、枯燥、疲惫的乡村生活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就像每一天新的开始,给人有了一些精神。放电影的地方靠近村小学。为争抢最佳位置,我天一亮就挎着书包扛着板凳出门了。哪想到,还有比我早去的。小孩子天天闹嚷嚷地玩在村口,目的只在于看谁先看到电影队的到来。

  早早的,银幕便挂在了村中的戏台上,四周镶嵌着黑边,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更加雪白而圣洁。学校一下了课,全校学生便大声叫喊着跑到戏台前看护自家的位子,有的生怕位子被人换了,连中午饭也不回去吃,直到家里来人替换,才肯回去吃饭。

  放映机上小小的开关,就像阿拉丁神灯,用手轻轻一碰,露天电影就在暮色四合中打出一束亮光,像时间隧道,把在场的人都吸了进去。黑暗中的银幕开始展现生动的画面,像王后手中的魔镜,看不到自己的面孔,却在心中追寻着自己的影子。在一晃即逝的追寻中,我的童年被电影烙上了深深的烙印,在身体内逐渐展开,逐渐将我包裹起来,以至于,一场场乡村儿童游戏在新的开始中,充满了电影台词。

  乡村的生活平淡无奇。尽管,风吹进来,雨淋下来,谁家有个吵闹,谁在劳动中受了伤,谁像一片树叶一样被风带走,已经是司空见惯,已经变得不痛不痒。乡村,孤独的乡村,像一粒带着猪粪、牛粪气息的尘土,或是一块无人顾及的石头,或是一棵野草一样,被寂寞和平淡囚禁在长满榕树的山谷中。天黑就要睡觉的眼睛,被电影以魔法师的手段将其吹开,忘记了一天的疲惫,忘记了现实生活拼命地追逐,沉静在另一个世界里。

  比我年长一些的德宝,是个孤儿。电影是他找到的天堂。将来要成为电影放影员,也是他的最高理想。无所事事的他,整天四处游荡,到处打听哪个村放电影,然后把准确的消息带回村里。不管放电影的村离我们村有多远,只要能当晚返回,我们都会在他的带领下,不顾大人的反对,丢下弟弟妹妹,在晚霞中逃奔到另一个村庄。有时,我们十天半月都会看不到德宝的一点身影,也听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但全村的人都知道,德宝肯定又跟随在电影队的后面,一个村一个村的看电影去了。

  在那缺衣少食的年代,我觉得电影是我碗里的一坨肉,尽管不能满足身体的需要,却能使心理得到一种满足,以一种简单的要求,对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读小学五年级那年,我的脚上长了一个瘤子,父亲带我到镇医院开刀住院。我像一位被敌人的子弹射中的战士,静静地躺在手术室里。只是那敞开的刀口,那流淌出来的血,让我感到的是惊恐,不再是电影式的豪迈和无畏。然而,电影锁定了我的幸福。我每晚都要求父亲带我去看电影,好像只有电影才能使我忘记疼痛,才是医治我的病痛的最好良方。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我得出院回家了。我对脚上的伤口好得这么快,感到不可理解。我多么希望,我永远是个病人,就能永远在镇上住下去,经常得以看电影。办完出院手续,我极不情愿地跟在父亲后面,走在回家的路上。好像突然间感到那种我希望中的幸福生活,已经离我而去。

  回到家中,夜里是一盏昏黄的煤油灯照射着我,让我看不清村庄细微的变化。长久等待一场电影的来临,就像露天电影经常出现的断片,让人感到焦躁和不安。然而,《少林寺》的出现,让我改变了对电影的狂热和看法。

  《少林寺》伴随着一股狂热的风从山外吹来。它的狂热不是一个人的狂热,而是一个村庄接着一个村庄的狂热,家家户户在看电影的路上奔跑得尘土飞扬。当得知清水村放映《少林寺》时,尽管我已看过三遍,尽管清水村离我们村有十多公里路,我还是跟在村里人后面,太阳还没有落山就出发了。一路小跑赶到清水村,天已经完全黑了,但电影还没有放,听说是送影片的人还在路上。黑暗中,晒场的大门紧闭着,上千人被堵塞在大门口,伸长脖子在喊着:“怎么还不开大门?怎么影片还没有到?”在一片乱嚷嚷地等待中,忽听后面有人大声在喊:“影片到了。”人群立马乱哄哄地不断往前涌挤,紧闭的大门在瞬间被挤开,人群蜂涌而入。谁知,大门里面是个缓坡,前面的人一下被后面的人挤倒在地,当场踩死十多人。

  那是一场怎样的灾难啊,恐怕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为悲惨的一幕了。我知道,电影里死去的人还在现实中好好地活着,而为看一场跟自己现实生活无关痛痒的电影的人,却在现实中无端地死去,像断片时被烧着的胶片,人物的脸面在翻卷中瞬间消失,留给我的是魔鬼降临的恐怖经历。

  从那以后,我就很少看过电影。多少年过去了,电影仍在继续上演,而我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生活。只是从前的生活,仍像是我的一个秘密心脏在跳动,只好借一束光亮,梦一般想见我的露天电影时代了。来源:丽江日报 谭元怀

Copyright (c) 2015 丽江文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丽江市委宣传部 丽江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