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纳西古村落的历史记忆

发布时间:2017-07-11    来源:丽江文明网

  近年来,笔者先继整理达瓦村的一些历史资料,从该村世代相传的古地名、古遗址、古客栈、古祭天场、古名人、古树等诸多口碑及实物资料中,逐步理清了这个古老村落最早形成的历史脉络。从中看到了深沉丰厚的纳西民族文化积淀,丰富多彩的民风民俗、独具特色的乡土风物。是丽江坝区至今保存最完整、最具代表性的纳西古村落。从破碎的历史故事中破解一个古老村落的神秘历史,从深层次了解这些古村落的历史沿革与变迁,对于探索民族文化的精髓,深入挖掘和阐述纳西族优秀传统文化,推动美丽乡村建设具有深远的意义。

  土司避暑山庄衍生出的村落

  达瓦村有一个木氏避暑山庄遗址,这里曾经是丽江木土司家的一座避暑山庄,达瓦村的形成与这座山庄密切相关。从元朝开始直至清朝雍正元年(1723年)改土归流,木氏土司统治丽江时间长达470多年,跨越三个朝代。木土司在其统治的区域内占有很多庄园,大多数庄园用于种植和养殖业,也有不少避暑寒享受安乐的山庄。达瓦村有个叫“官当罗”的古地名,与古城里的“官门口”有相同之意。

  相传明朝初年朱元璋钦赐丽江土司木姓后,开始大兴土木,在今大研古城修建了土司府,同时在震青山脚下的达瓦村修建避暑山庄。经从南京请来的高氏风水先生指点,位于丽江古城东南约8公里处的震青山脚下,有一块风水宝地。从震青山腰伸出五个山峰,两侧的山峰较长,中间三座较短,酷似五个昂首的龙头,故名五龙山。每个山峰间都有小溪常流,清冽甘甜,终年不断。山脚有两眼清泉,一眼为温泉,终年热气腾腾,一眼为青泉,永不干涸。龙潭周边古木参天,彩蝶飞舞,与震青山莽莽的原始森林浑然一体。山庄背靠五龙山,面向丽江坝,环境之优美无与伦比。山庄建好后,木氏土司从军户里选派四户人,专门守护山庄,东南西北每户各守一门。守东门的叫五爱善,守南门的叫五妞儿,守西门的叫五购暮,守北门的叫五昂兔。这些守门人都是军户出身,个个体形高大壮实。四户山庄守门人忠实地为木氏土司世守山庄,并在山庄周边开荒种地,繁衍生息。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明朝中期的某一年,先是丽江永北境内发生强烈地震,进入夏季后连降暴雨,位于震青山腰的阿考里一带发生山体断裂,忽然间巨大的泥石流倾泻而下,一直冲到套肯课,木氏土司的整座山庄都被泥石流掩埋。幸好守门长老发现及时,立即吹响牛角号,把木氏土司前来避暑的大小官员少爷小姐及时转移到安全地段,幸免于难。从那以后山庄前的温泉消失了,据传这股温泉又从大东的一座山脚下冒出来了。山体滑坡后,木氏山庄背后留下了一条很深的山谷,就是后来变成茶马古道的裸美罗。

  从那以后木氏的避暑山庄消失得无影无踪,木氏后人也没有重修,只留下了世代相传的一些故事。山庄没有了,但守门人却留了下来,随同那些讲不完说不尽的故事以及“官当罗”这个曾经显赫一时名字,一代又一代地守护着这座消失的山庄。以四户守门人的名字命名的居住地爱善当、构暮当、妞儿当、五昂鬼当、官当罗等地名,不因木氏山庄的消失而消失,而是一直传承到今天。这些世代相传的口碑资料,是达瓦村历史的真实记录,也是永不消失的活着的历史档案。

  润盐古道给村落带来生机

  以看守土司山庄为生的这个村落,当土司的山庄被泥石流淹没以后,给村民的生存带来了一些危机。恰在这时,丽江通往永北、华荣庄直至四川西昌、雅安、成都的润盐古道从原来的大来改道从箐门口(达瓦村的古地名)经过。这条古道东达内地,南进滇越,西进西藏印缅,是滇西北茶马古道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条重要的商业通道。据史书记载,自西汉以来这条古道一直很热闹,而且在明清时期进入高峰。由于滇西北地处横断山脉中部的崇山峻岭间,交通极其险要,物流全靠人背马驮。

  因而,各地的马帮络绎不绝地从达瓦村经过。从丽江古城起程进入永胜县境要经过达瓦村,对脑壳两个驿站。无论从哪里来都要在这两个村住宿,这就给达瓦村带来了无限的商机,从那时起村里有了客栈(马店)。据口碑资料,杨香是村里第一个开马店的人。他从外地来到丽江不久,就在箐门口居住下来,在五龙山下买下一块山地,修建了马店。由于这里依山傍水,又可在山上放马,距大研古城只有八、九公里,赶马人都喜欢在此住宿。经过十多年的精心经营,杨香家的马店越开越大,店内设有十多个火塘、20多间马厩,大型草料场,可供三、四佰匹骡马住宿。由于马店生意兴隆,杨香家逐步富裕起来,在达瓦村购置了很多田地,养有大群牛羊,有数十名长短工常年为他家种地放牧管理马店。村里现健在的20多位80岁以上老人,他(她)们小时常听爷爷奶奶讲过杨香家的故事,丽江东坝子除启勒麻若毛家族外,杨香家也是比较富裕的名门旺族。“杨香里”(杨香家的田地)的地名一直叫到今天,并将会继续传承下去。只可惜包括启勒麻若毛、茨满阿命娜在内的古代丽江坝子的名门旺族,在古籍里难觅踪影,只是在民间世代口碑相传。

  据说这些都与自元代以来特别是明朝以来木氏土司统治丽江,一家独统、一家独尊、一家独大所造成。当然,与汉文化普及缓慢也是造成这种局面的另一个重要原因。除地位显赫的木氏土司外,丽江境内众多的名门旺族,都已深深地淹没在历史长河里,杨香家也不能幸免。

  除杨香家外,村里还有很多开过马店的家庭,只是规模大小有别。村里至今尚存的马店是和承先家在民国时期开的马店,是一个四合五天井的大院,也是达瓦村早年开马店的历史见证。一条茶马古道从村边通过,并慢慢发展成驿站,给这个古老的村庄带来商机。原来的木氏避暑山庄守护人,不仅在此立住脚而且有了发展。

  古老的祭天场遗址和东巴世家

  纳西族信奉东巴教,而东巴教的祭祀仪式多达30余种,涉及纳西族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影响很深。这些古老的祭祀习俗渊源于纳西族先民对大自然的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鬼神崇拜。祭祀的内容很多,如祭黑天神、祭“三朵”、祭祖等,其中祭天是纳西族古老而又隆重的传统习俗,也是春节期间的主要活动内容。纳西族把祭天作为识别是否是纳西人的标志之一,说明祭天在纳西族人心目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古代达瓦村有3个祭天场和祭天群。其中较大的一个是木氏土司的,修建在五龙山中的一座山脚下,叫“争窝毕古”。其余两座修建在村里左右两侧的龙首下端,纳西语称“美毕当”,简称“补当”。至今三个祭天场遗址尚存。笔者能记事时正值新中国建立初期,村里的三个祭天场还保存完好。是一个正方形的平面建筑。四周用石头围成墙,约有一米多高,围墙外是参天大树,都是青一色的高山栲(纳西语叫早巴),也叫神树,从树龄来看都是百年以上的古树。整个祭天场遮天避日,掩映在苍翠的古树林中。场南留有进出通道,场内有祭台,面向正北,是祖先来的方向,叫神台。听老人们讲,祭天时把所有祭品都摆放在神台上,台中插有小香,放有净水、酒茶,台下插有大香。祭天有很多复杂的仪式,村里熟悉这些仪式的只有老东巴。祭天时由东巴组织全村人按程序大祭,其仪式非常隆重。

  达瓦村有一户老东巴,据说其祖先是从白沙小玉龙迁来的。是木氏土司请来在避暑山庄开展祭祀活动的。从和氏家庭的家谱记载得知,东忍是丽江改土归流后始行土葬的达瓦村第一位东巴,此后传至东卜、东月生、东海洋三代。到东忍时已在达瓦村生活了若干代。他们都是丽江有名的大东巴,有很多东巴经书。据传过去东巴的社会地位很高,他们都是神人媒介,是部落酋长的军师参谋。在人们的心目中,他们知天晓地,善测祸福,能镇鬼驱邪,迎吉祛灾,是非同寻常的灵异之人。

  到后来纳西族逐步从游牧民进入农耕时代,东巴参与政事者日益减少,只是在劳动之余为人祝告祈福,请神送鬼,占卜治病。东巴是纳西族古代文化的传播者和继承者,是本民族的文化人。达瓦村的和氏东巴在为本村人祭祀祈福之余编写了很多东巴经书,详细记载了东巴活动的各种道具,如神象、法杖、铃、钹、五佛冠等。完整地保留和记载了很多纳西族的古风古俗,以及东巴教的整套系统程序。东巴教的整套仪式是在民间习俗的基础上形成的,东巴宗教活动都涉及到纳西人民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如祭天、祭祖、婚姻、丧葬、命名、节庆、求寿、祈年、问子、卜算、治病、驱鬼等,在经书中都有记载。更重要的是经书中记载了许多有关纳西族以往的历史、家庭婚姻、语言文字、人生礼仪、居住习俗、服饰习俗、饮食习俗、民间信仰习俗、游艺民俗以及优美的文化传说和诗歌等。和氏东巴最后一位传承人东海洋去逝后,因有女无男而失传。其大部分经书赠送给村里初学东巴的杨氏家族。新中国建立后杨氏家族将这批东巴经书上交了丽江县文化馆。

  上世纪1958年大跃进时期,村里开办集体食堂,把两个离村较近的祭天场周边的大村全部砍伐殆尽,用于集体食堂作燃料,后来连树根都被村民挖走。不仅如此,还把整个五龙山都砍尽伐绝,大面积的山体都裸露出来,就连一匹马放在山上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次毁灭性的砍伐,使达瓦村失去了极其珍贵的原始森林,同时也毁灭了古老的祭天场。

  古老的木雕艺术和纳西歌手

  木雕艺术和纳西歌手本不相干,只是从艺术的角度归并在一起来说。古老的雕刻艺术是纳西族雕塑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有木刻木雕两大类,其中东巴木雕,纳西语叫“多玛”,主要雕神、“术”鬼等;佛教、道教、藏传佛教的木刻木雕,几乎每个寺庙都有。清末民初,达瓦村出了一个著名的雕刻家杨玉昭,他是杨香家的后代。(来源:丽江日报)

Copyright (c) 2015 丽江文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丽江市委宣传部 丽江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