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丽江文脉 记住村落乡愁

发布时间:2017-03-13    来源:丽江文明网

 

曾被誉为“万里长江只一桥”的金龙桥。

 

依山望江的吾木村

历时两年多,记者走进丽江市52个中国传统村落,探寻自然人文价值,揭开这些古老村落神秘面纱—— 

去年12月9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财政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和国家旅游局等7部门,联合公布了第四批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的村落名单,丽江市4个村落名列其中。至此,丽江市的中国传统村落数量增加到52个。

通过对丽江市52个中国传统村落的深入采访,记者感受到,传统村落历史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民族特色鲜明、生态环境优美,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传统村落保护不仅有美学意义,而且对于完善新农村规划、提高城市建设水平也是有益的。

一笔宝贵的遗产 

【提要】记者在采访中,无论走进哪个村,都能感受到悠久的历史、特色鲜明的民族文化,看到优美的村落环境,独具一格的民居建筑风格。可以说,传统村落是人类发展历史中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

宁蒗彝族自治县拉伯乡加泽村委会油米村,是摩梭人聚居的古老村落。村民居住的房子,是以石当墙的土撑平顶房,在金沙江无量河河谷地带,构成了一道特色鲜明的民居建筑景观。当地的摩梭人,自古就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和习俗。“纳日汝可”东巴文化,是油米村独有的文化现象。全村现有10位“汝可”东巴,经书千余册,清华大学还把油米村作为教学实践基地,在村里开展东巴文化研究。

永胜县期纳镇清水村是典型的集军屯、民屯、商屯于一村的传统村落。屹立在村里的牌坊,距今已有620多年的历史。村里至今还保留着不少古代建筑,其中就有瑞光寺大殿、黄家宗祠、袁家宗祠、阮家宗祠、阮家大佛殿、阮家大院过厅等6栋明代建筑,占云南省明代古建筑的十分之一。另外还有清朝及民国建筑近600院所,被称为“明清古建筑博物馆”。

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石头乡桃花村委会桃园村民小组,是以白族为主的传统村落。桃园村沿冲江河岸的老君山山脉依山而建,整个村落像一条巨龙沿老君山从西向东展开,冲江河从村子的左边流过,右边是蜿蜒起伏、原始森林密布的老君山,故有“左青龙、右白虎”的说法。独具特色的“三坊一照壁”“一正两耳”“四合五天井”白族民居建筑,与村落背后的松林融为一体,构成了一幅优美的人与自然融合的画卷。

漫步玉龙县宝山乡吾木村委会吾木村,村道两旁的墙壁上,东巴字画随处可见,悠扬的东巴音乐不时从村民的院子里传出。据介绍,早在清朝末年,吾木村就有举办东巴学习班的历史记载。1999年,吾木村自发成立了东巴文化传习院,成员由刚开始时的48人发展到现在的100多人。村里还把每月的初五定为“东巴日”。每逢这一天,东巴都要在村里教授东巴文字、东巴画、东巴舞蹈和东巴仪式。村里的年轻人,大多数都会写几个东巴字、画几幅东巴画、跳几曲东巴舞。

【思考】 传统村落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宝贵遗产,保护传统村落就是保护人类的精神家园。

一条双赢的路子 

【提要】丽江传统村落独具特色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构成了丰富多彩的旅游资源。近年来,一些有条件的村落,通过开发旅游资源,闯出了一条旅游开发与传统村落保护发展双赢的路子。

古城区的龙泉村是中国传统村落社区参与保护发展,实现传统村落保护和旅游开发双赢的典范,被誉为“中国经验·束河模式”。

在束河古镇龙泉村,每天都是游人如织,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据介绍,龙泉村是纳西族先民在丽江坝子中最早的居住地和茶马古道上保存最为完好的集镇之一,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依托享誉世界的世界文化遗产“桂冠”和独特的自然人文资源,龙泉村闯出了一条社区居民参与村落保护和旅游开发的新路子。

走在玉龙县白沙镇玉湖村的石头路上,随处可见骑马观光的游客,正尽情欣赏着由石头造就的绝妙风景。

玉湖村早在上世纪就已经蜚声海外了。1922年,美籍奥地利学者约瑟夫·洛克就来到丽江,把玉湖作为大本营,进行了长达27年的科学考察和纳西族民族文化研究。

用石头建成的村落环境、独特的纳西文化、背靠玉龙雪山的良好区位,构成了玉湖村独具特色的旅游资源。近几年来,村里通过组建旅游合作社,组织村民按照“资源共有、利益共享,人人参与、户户受益”的原则参与旅游,仅马匹服务费一项,每年收入就达500多万元,户均收入超过1.5万元。

富裕起来的村民,虽然建了很多新房子,但始终没有丢掉石头这一特色建筑元素,较好地保护了传统村落。

坐落在美丽泸沽湖畔的宁蒗县永宁乡落水村,依托神秘的摩梭风情和泸沽湖的自然景观,组织村民有序参与划船、打跳等旅游服务,促进村民收入大幅度提升。

据介绍,村里建起了垃圾处理厂,安排专门的环卫工人清扫村道,清运垃圾。家家户户的污水都接入污水管道,输送到污水处理厂进行集中处理,实现了“不让一滴污水进入泸沽湖”的庄严承诺。现在的落水村,各家各户都有房子出租给外地老板经营,到村里租房子、开店铺的外地人达1000多人,有的来自台湾,有的来自北京、广东、浙江,也有的来自鹤庆等省内各地。

【思考】 依托优势资源发展旅游等特色产业,是传统村落保护发展的双赢路,传统村落应着眼于彰显资源优势,培育特色产业。

一道待解的难题 

【提要】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个别传统村落已经消逝;有的村落居民大量外迁,正在面临消亡的危险;有的因交通制约失去了当年的辉煌。传统村落的保护,与社会经济的发展如何兼顾,成为一道亟待解决的难题。

永胜县东山乡河东村委会妈知务岜啰村,是至今还不通公路的一个传统村落,从村委会到妈知务岜啰,要走3个多小时的山路。妈知务村民小组是傈僳族的居住地,由妈知务、娃佐、扎普务和岜啰4个自然村组成。岜啰自然村的36户153人,因修建观音岩水电站,处于淹没区的20户60人已搬迁到红卫安置点进行集中安置,其他的农户也都自发搬迁到了其他地方。

古城区文化街道东江社区居委会向阳居民小组,过去纳西语叫“奔其城”,翻译成汉语是“卖锅人住的地方”。向阳村的先民,由于做与铁器有关的生意,与丽江大研古城的纳西族先民交往密切。村民很崇尚汉文化,历史上就曾经出过秀才,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大中专学生。为了让孩子能到城里上学,村里有一半左右的人家在丽江买了房子。

古城区七河镇羊见村委会金安村,纳西话叫“伍孔督”,意思是“摆渡船的地方”,曾经是茶马古道上的一个古老渡口和必经之地。至今横跨金沙江的金龙桥,号称“金沙江上第一桥”,是金沙江上现存最古老的铁链桥之一,曾有“万里长江只一桥”的称喻。

金龙桥东连永胜,西接丽江、鹤庆,是过去四川内陆通往丽江、西藏乃至印度、尼泊尔的交通要塞,在丽江茶马古道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金安村一度为丽江、永胜、鹤庆的三角地带,是滇、川、藏的交通咽喉,在历史上曾经辉煌一时。然而时至今日,金安村却变成了闭塞之地。

记者看到,这个现有78户、318人的村落,不少人家的大门都上了锁。据介绍,现在村里常年居住的村民只有100多人。由于交通不便,土地少,村里又没有学校,大多数人家都到丽江城里打工、做生意、供娃娃读书。

【思考】 区位的改变,也许是传统村落面临消失的“杀手”。而留住文脉、记住乡愁,必须凸显独特性,怎么样才能力所能及地加大保护力度是我们要思考并要做的。

(云报全媒体记者 李秀春 文/图)

Copyright (c) 2015 丽江文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丽江市委宣传部 丽江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丽江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