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
  • 公示公告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新媒体
  • 文化长廊
  • 志愿机构
  • 道德建设
  • 我们的节日
  • 区县
  • 视频
  • 图说丽江
  • 文明旅游
  • 文明评论
  • 文明创建
  • 文化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专题栏
  • 逆境孕育的丽江“纳西织女”李学芳 一生活在信念里

    发布时间:2018-06-26    来源:丽江文明网

      光绪《续云南通志》有记云:“滚岩之俗多出丽江府属夷民。未婚男女,野合有素,情浓胶漆,伉俪无缘,分袂难已,即私盟合葬,则雍容就死,携手结襟,同滚岩下,至粉身碎骨,肝脑涂地,固所愿也”,这是对古时纳西族男女为了美好的爱情,为了心中的信念,不惜殉情的描述。殉情原因诸多,其中,纳西族女人那种“至粉身碎骨,肝脑涂地”的性格是重要因素。 

      千百年来,滔滔不绝的金沙江和巍峨挺拔的玉龙雪山孕育出纳西女人深沉刚毅的性格。“纳西织女”李学芳就是这样一位可以为了信念肝脑涂地的人。 

      管它前路曲折 坚信纺织信念 

      1973年,李学芳出生于玉龙县塔城乡一个山清水秀的小村庄,现就职于纳西人家艺术团,从事纺麻工作。她从小长得眉清目秀,令人怜爱。不仅长得美,而且天资聪颖,五、六岁时,只要一打开哥哥的课本,几乎都能做到过目不忘。 

      不过,也就是她的一身聪慧常令父母苦恼,“本来就只是一户普通的农家,供三位哥哥读书已经很困难了,我这个小妹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机会了”,李学芳失落地说到。就这样,李学芳终究没有踏进过学堂,到七、八岁时就开始和父母一起上山下地,做各类家务,年轻的人生充满了艰辛劳累。 

      李学芳的母亲是一位勤劳智慧的农村妇女,除了能够将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她还有一项超人的技艺——纺麻。李学芳耐心介绍到“纳西族的纺麻工艺早在明朝时就有了,麻的民间话叫‘萨’,是一种纤维作物,民间用大麻的茎皮纤维作为服装原料,经过反复加工,出来的成品就叫做‘培’,而以‘培’为原料的纳西族服饰,是我们纳西族服饰区别于其他民族服饰的一大特色”。一个没有进过学堂的人,能够将一门极具历史性和知识性的学问介绍得如此具体可感记者对她深为赞叹,也对关于李学芳这位“织女”与她的纺麻经历产生了极大的兴致。 

      “我除了记性好,还有一副好嗓子,但由于家庭贫困,无论读书和唱歌都实现不了,但我妈妈有纺麻这项绝活,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学习,无论如何都不放弃了,更何况,它还能贴补家用,当时一卷大的毛线能卖10块钱呢”,李学芳坚定且欣慰地说。 

      但是,事情往往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先是干完了一天繁重的农活,晚上我才在油灯下和妈妈学织布,学起来也很困难,首先要学会纺线,再由线组成布,是一个很繁杂的过程,而且,光学会了还不算,水平还要到位”,李学芳说起自己的学艺经历,不禁神情凝重。 

      她随即为记者展示了自己的作品,细腻精致,形象生动,可谓巧夺天工。看了她的作品,我们有理由相信,从小命途坎坷的李学芳,用勤劳的双手和坚忍的毅力,一针一线为逆境中的自己纺织着信念。 

      德艺双馨显风范 后继乏人当如何 

      “纺麻需要有耐心,因为那是一个繁琐的过程。首先要学会纺线,再由线成布。”李学芳说到。

      尽管李学芳手里没有数不清的证书,看不完的奖项和高不可及的头衔,但她技艺超群,为人厚实,从不好大喜功,而是处处充满了善良和友爱,她那广阔的胸襟同样足以显示出“大家”风范。 

      很多时候,朋友们前来买她的作品,一卷细线,一条腰带或一块披肩,李学芳从未刻意定价,别人付给她的钱都是随意随喜的,有时候,甚至还免费提供给同事们使用。“现在纳西人家艺术团的男演员所戴的腰带大都是我亲自制作的,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我不能再另外收钱,重要的是同事们要喜欢”,李学芳谦卑地说到。 

      但是李学芳也有她的担忧,“我担心我们纳西族这么优秀的一项手工艺会后继乏人,如果真是那样就太可惜了,现在我打算将这项技艺传给我女儿,还有一个侄女,如果其他人有兴趣,我也会认真地教她,这是我们纳西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就这么断了”,李学芳语重心长地说到。(来源:看见丽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