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
  • 公示公告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新媒体
  • 文化长廊
  • 志愿机构
  • 道德建设
  • 我们的节日
  • 区县
  • 视频
  • 图说丽江
  • 文明旅游
  • 文明评论
  • 文明创建
  • 文化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专题栏
  • 文化视野 ▏牛耕勤:丽江古城百岁坊

    发布时间:2018-02-08    来源:丽江文明网

      百岁坊是汉名,纳西语称“激鲁瀑”,汉译为水那边,也可美称为在水一方。激鲁瀑算是百岁坊最早的原始名称。

      激鲁瀑真是水那边的在水一方,大石桥(纳西语称“阿溢灿笮”)下来就是它的起点,顺着奔泻的玉泉中河水到水磨房,再到普贤寺后面以北;玉泉东河水从“告肯”(汉语称兴仁村)居于河边的清代举人杨凤友家起,哗哗流至“蒙过可”(纳西语地名),经几户周家至四十年代建的孙家和八十年代建的李家以西;这是激鲁瀑的“版图”。居住着杨家、王家、唐家、和家、赵家、何家、张家、山家、年家、李家、木家、车家、安家、牛家、周家、闵家、孙家、段家、赖家等20个姓氏,100多户人家。最早的居户当是年家,居户最多的是周家,有20多户,有丽江独一无二的来自陕西咸阳姓氏——“山”姓,和较少的来自永胜的“闵”姓。

      激鲁瀑的纳西人家,都是外来移居的市民,而绝非土著。明代木土司时代,还是个未开垦的处女地。这可以从年氏家谱推断,最早也只不过开发于清代的雍正初年。

    百岁之家 

      激鲁瀑称为“百岁坊”,是因为清代中叶出了一个108岁的老寿星年世光。

      年世光的先祖于明洪武年间到云南,后落藉在鹤庆赵屯年家坝。雍正初年,一场火灾把家产烧成灰烬,年世光的爷爷年华善便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先到丽江马鞍山麓的长水,旋即又到桃源般的大研里(大研古城的旧称),落脚在激鲁瀑。

      年世光为年华善二儿年永的第五个儿子。这个一脸佛相的大汉,活得那么自在,那么心宽体胖,那么延年益寿,可能跟他平常喜欢吃内容丰富的杂锅菜有关。

      当年世光得100岁高寿的那年,府官在百岁坊桥东三十步处竖了一座木牌坊,还挂有红底金字的匾额。

      老寿星年世光见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活得这么好好的,何必竖这么个牌坊?是让我早死吗?便自己动手七整八整,把木牌坊给拆掉了。至于红底金字的匾额,却抬到自己家中。

      就这样,激鲁瀑虽然称为“百岁坊”,但没有牌坊,成了名不副实的古城地名。

      我不知道激鲁瀑之后的汉名叫什么?但知道百岁坊之前叫“人寿村”。建于光绪年间,横跨于玉泉中河上的两边都有镇水龙头的青石拱桥叫“人寿桥”,后来才叫“百岁桥”。百岁坊是在民国年间改称的,那时百岁坊属于大研六甲(坛)的义勇甲(还包括牛家巷和兴仁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百岁坊改为“新民巷”,后来到了八十年代又恢复为百岁坊。

      百岁坊是一个高寿的巷子,得高龄80多岁的人比比皆是,尚有活了98寿岁的。

    和拔贡家

      如果说年家是早先落脚在百岁坊的居民的话,紧邻左面的和氏当是百岁坊年氏之后的居民,而且被称为“和拔贡”。

      所谓和拔贡,是道光己酉年(1849年)出了个拔贡和钦,是个纳西族的诗人兼书法家。《光绪丽江府志》人物志上卷说:“和钦,字敬中,号东桥,拔贡生。家贫好学,善书法,兼工篆隶。咸丰间,回逆跳梁,丽江城陷,钦蒿目时艰,愈励清操。时伪参军赵,伪都督马先后屡求拜谒,皆不纳”。

     “因避乱入宾川鸡足山,以诗文自娱。每谈论时事,闻官军捷,则欣喜于色,闻失利,则攒眉蹙额,愀然不乐”。

      从以上记述,足见和钦的傲骨和爱乡之情。

      丽江结束战乱(“乱世十八年”,清代咸同年间杜文秀领导的民族起义引起的战乱)后的“同治辛未(1871年,和钦)先授云南县教谕,振兴学校,有循声。卒于官,殁后钦为邑城隍之谣。云南省诸绅挽诗有‘生为名士殁为神,鼓乐喧嗔引画轮’之句”。

     喜吟好书的和钦,“著有《善忘翁诗集》一部,手抄有《史记》、《书经》全部、《文字会室》全部”。

      《光绪丽江府志》人物志中卷•文学志说:“和钦……嗜学能文,工书,初学率更令,后临摹诸家,无不得其神髓。又有书癖,广集群书,晚年多吟咏,著有《善忘翁诗草》、《怀我好音韵学》”。

      可惜的是,和钦的诗文和书法作品在社会动乱中没能遗留下来,便成了只有文字记载,而没有作品(现仅存两首诗)集传世的令人叹惜的诗人和书法家。这种现象在以往极左的丽江及古城比比皆是,是值得深思的。我们在惋惜、痛定思痛的同时,要究其根源。

      振武将军

      和钦的儿子和富谷(1834—1890年),为“振武将军”,是跟随杨玉科几十年的战将。据传他跟随杨是有来由的:那酷爱诗书的父亲和钦在宾川鸡足山欣赏对联书法时,曾将兰州(现兰坪县)罗土司家丁紧追不舍的杨玉科,赶紧藏在一个木柜里。

      躲过了一场大难的杨玉科,向他发誓:如果将来有发迹的一天,一定重重报答。并请和钦将儿子和富谷的名字,写在他的帽子上。

      在“乱世十八年”中,杨玉科以骁勇善战而加官进爵。同治元年(1862年),时任鹤丽镇都司的他,不忘救过性命的和钦,转战到宾川时,得知和家父子逃难于鸡足山,便专程去拜访他的救命恩人和钦,并请和钦将十五岁的儿子富谷交由他带去。

      杨玉科即叫和富谷筹办军饷,先委他办白盐井、老金井两地盐务。

      出生古城书香之家的和富谷,自幼苦读诗文经典,并经父亲的言传身教,已成为吟诗作赋,写得一手好字的人,他成了没有进过学堂的杨玉科能文能武的好助手。他跟杨玉科转战南北,屡建战功,赏顶戴花翎,以都司秩,委署云龙州三十讯把总,随后又很快补龙陵营左哨千总,兼喇井盐务。

      光绪丁丑(1877)年,和富谷官至副将衔参将。庚辰(1880年),杨玉科署广东陆路提督,委带和富谷为广武军后营。

      甲辰年(1840年),中法战争爆发,广西巡抚潘鼎新调杨玉科镇守凉山。杨玉科挥师英勇抗击法军,以三战三捷告胜。潘受李鸿章密令,调杨去守镇南关,和富谷便跟着前往。

      乙酉(1885年)正月,法军大举进攻镇南关,面对兵力众多,气势汹汹的敌人,杨玉科身穿黄袍马褂,跃马扬鞭,直奔敌垒,拼死决战。不料枪弹密集,玉科身上中弹,又被大炮弹片击中,便从马背上滚落下来,就这样为国壮丽捐躯。

      在恶战中,跟随杨玉科的和富谷也身负重伤……在治伤中,得知潘颠倒黑白,谎报军情,诬陷杨玉科离阵逃亡,钦命削去其爵藉,没收家财。

      和富谷气得心肝欲裂,伤未痊愈,奋笔疾书,亲自赶赴北京向朝廷申诉。经过三年的持久“战”,破费了不少钱财,才得以平反昭雪:光绪皇帝封杨玉科为武愍公,并为他做连续三年的御祭。

      光绪十六年(1890年),和富谷奉云贵总督岑毓英之谕,到大理主持修建杨武愍公祠。知恩的他,因积劳成疾,旧伤复发,病故于大理,终年56岁。

    “听水轩”家

      “听水轩”是大石桥下面,住在百岁坊栎木桥边的民国时期的丽江画家王镜亭(1862—1951年)的书斋雅名。这个高寿的古城纳西画家就是伴着屋旁由北向南潺潺奔流的玉泉中河流水,教私塾、作绘画、弹古琴悠然度日的。

      玉水河畔的听水轩,朝东的大门上方悬挂着“大夫第”匾额,说明听水轩的主人已进入士林。

      于光绪年间成为岁贡后,吃到皇粮而不意仕途的王镜亭,在家中办私塾,给古城的孩童启蒙教育,让他们长知识,长本领,更长做人的道理。

      抗日战争时期,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曾任南北两京大学教授的江苏吴县人汪懋祖先生,为发展西南边疆师范教育,到大理、丽江创办国立师范学校。在王镜亭八十岁那年,时任南口丽江国立师范学校校长的汪懋祖先生给他作了八十寿岁序,大加称赞丽江的文化教育,大意是这样的:自雍正元年(1723年)改土归流后的二百年间,丽江有文化知识的人数之多,已跻身于中原,是因为有了德高望众的王老先生这样以教书育人为乐的地方人士。

      不过王镜亭的成就在于绘画,他于民国九年(1920年)在昆明石印出版了一本《听水轩画稿初集》,为30×24厘米刊本,共有38幅他的山水画作品,是丽江第一本印刷面世的个人画集,从中可以窥见他宁静深厚的功底。

      王镜亭的儿子是成器的,大儿子王筱贞从小得到他的教诲,七岁开始读书,到12岁就能把《大学》、《中庸》、《论语》、《诗经》和《春秋》等倒背如流。

      1901年,当王筱贞13岁的时候,参加丽江府学的“童生”考试,考上第一名,第二年得“秀才”第二名。

      辛亥革命后,提倡实业教育,他考取昆明省立蚕桑学校,毕业时以优异成绩,分配到省政府做文书工作。由于工作勤奋,写的文章出众,任职不到两年,便破格提拔为“云南省苴却行政公署”主管,后任云南永仁县县长。

      在滇桂战争中,得到驻守广州的滇军军长赵成梁的器重,先做省政府文秘工作,后调任广东始兴县县长。滇军失利后,做撤军后勤工作,任筹饷局局长。

      1926年,不愿做军阀混战炮灰的王筱贞罢甲回到丽江,在省立丽江中学任国文教师,一任就是10年。

      1937年,任丽江县教育局长,为和志坚的继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