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
  • 公示公告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新媒体
  • 文化长廊
  • 志愿机构
  • 道德建设
  • 我们的节日
  • 区县
  • 视频
  • 图说丽江
  • 文明旅游
  • 文明评论
  • 文明创建
  • 文化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专题栏
  • 首页 >> 文明评论 >> 列表

    三川万亩荷花开,美丽水乡等你来!

    发布时间:2018-07-04    来源:丽江文明网

      荷花开了,我是通过蓝天上那朵流云看到的;我是通过那丝丝凉爽的风嗅到的;我是通过山林的阵阵松涛听到的。就这样,日子走进了六月。 

      四周不高的群山,捧着一片田园风光,轻轻地抚摸,这就是滇西的三川坝。水与绿,留下了小清鲜,不高的瓦房,白墙已在绿意中微笑,淡淡的荷香随风飘来,这是高原上的小江南。没有约定地来了,我站在万亩荷田之上,白的衣,短的发,没有油纸伞。 

      三川坝的万亩荷田,是以金官翠湖村为中心,铺展开来的。翠湖村落形成于明代,村落依山傍水,自明朝洪武年间调位寓兵于农,开荒种田以来,中原文化在此繁衍生息,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目录。翠湖龙潭,清澈见底,碧波荡漾,湖畔柳成荫,竹成林。这一切,都只为遇见万亩荷花开。

      云朵之下的这片湿地,接天莲叶无穷碧,淡雅地泼墨成画,荷花一朵朵,一片片,一层层,粉的、白的,都从绿叶间探出头来。最张扬的那一朵,白里透红,张开花瓣,让花蕊吐出它的体香。花瓣虽已成熟,但它的水灵灵却无法隐藏,嫩而丰满。微风拂过,它的舞姿更加婀娜。对于它的笑,却传递着内心的纯洁与宁静,让人感觉到清凉,还能感觉到它的温暖,让人过目不忘。 

      那朵算文静的了,欲开不开,饱含着宁静而优雅的美,只见光阴的纹理在白色的维度里饱和,隐约可见。 在绿盘之间,阅读它心底的那份怜持,你也会宁静,但身体的细胞是已海阔天空了。这是它酝酿了半生的力量。它的白,决不单调,已积淀了五千年的光景,含蓄着传统,引起共鸣。在微风中,摆头、招手的风范,端庄得体,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它还在等待,属于自己的盛开时光。也是自己的使命。大风掀起的,也只有那阵阵的清香。 

      大片大片地,绿色、粉色、白色,不用调色盘,也不用修改、调整,自然界已灵巧地绣出唯美。说不定,还会遇到荷中珍品“千瓣莲”。有凋谢的荷花,那也是破碎了的美,不曾有过悲伤与凄凉。谢了的花瓣,在水面如舟前行,也不曾后退半步。花蕊也点意思,散落在叶盘或者水面,成为最壮观的佩饰,成为坊间流传的一段故事,香味还未尽。采莲的姑娘,已将鼻子贴在了莲蓬上,一定是莲子引诱了你,轻轻一吻,也忘却了夏日的炎热。 

      沿着田埂,伸出手去,那荷叶便将清凉传递了过来。白衣随荷花的舞动而飘,那一顶斗笠,已灌满了花香。我想,我的手中还缺那支远古的笛,吹一曲小荷淡淡的香,让笛声散落在万亩塘,吸引鱼儿游向采莲的姑娘。那只蜻蜓,轻轻停在荷花之上,挥动着轻纱般的翅膀,独爱那朵红白相间的荷花,被宛在了水的中央。 

      阳光还在荷田之上,一阵风过来,雨点涮涮地落下来,太阳雨,在这个季节最特别的雨,远处传来童声的激动。没有多久,雨便停了,还是那童声,在喊着:雨停了,雨停了!荷叶上雨滴晶莹,随着风的干扰,雨水在叶心一颗一颗地落了下来,将田里的小鱼惊了一跳,正是风起玉珠落的景致。留在叶心的,如银般光亮,还透明得看得见荷叶的脉络。阳光在不停地移动,蛙声四起,打破了宁静的时光。还在叫喊着的童声,突然却在了荷花深处。长得较高的荷叶,将银珠串起,慢慢地放在低一点的荷叶,这样层层叠叠,淡淡的雾气也在田间升起。荷花上的水珠,此时也该唤作露珠了,晶莹透剔,露水荷花,又是一种清凉的美。那一朵白色的,更加洁白如玉,嫩得更加让人喜爱,怜悯。露水滑落下来,如泪滴,直刺水田的心,但还是有些柔软。 

      三川人在这个季节,也喜欢用荷花、荷叶做菜,加上莲藕及荷田里的鱼,便是一席荷田宴了。它们一入口,便是那清香、鲜嫩。饭后,可以捧着朱自清的荷塘月色,沿着荷田漫步。多少年没这样散过步了。读书时候,顺着荷田散步、诵读,是不可少的。大家也喜欢追逐那片月光,将宁静轻轻地放入荷塘,撕一片少年时光,贴在记忆深处。月光洒在荷田上,清香浸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荷之舞,叶之笑,在月下光,淡成了水墨画。记忆里的小荷田,已扩大成了万亩荷田,站在荷田间,被一大片荷花簇拥着,月光下的自己也成水墨画的一个中心了。起舞弄轻影,一轻纱飘过,在荷叶间凌波微步,让寂静了的荷田,蛙声四起,奏起了月光下的圆舞曲。淡淡地,如水,但却跌宕起心灵的软波。 

      月光变更得更加柔软了,荷田上的清香,穿透了三川坝。用心灵去抚摸荷花绽放的时光,仿佛在聆听它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月光落在水上,鱼儿也没有睡的心思,游动的水声动静不大,却很清凉。远处传来笛声,摇曳着月光下的荷花。鱼儿更不愿睡去,它怕醒来的时候,荷花从无告别地逝去,留下离开的伤感,守着,与它相伴的每一秒。笛声远了,一阵风,送来清香的时候,也有花瓣随月光落下,吻在水面上。又有一种声音响起,是鱼儿用嘴衔着花瓣,轻轻扯动的声音,水花晚色静年芳。 

      月亮走了,太阳又出来了。早晨的太阳浓浓地染在荷田上,荷叶绿中带黄,在小鸟的鸣叫声中缓缓醒来。荷花,也被阳光染得浓浓的,带着微笑,向世界传递着温暖,散发着清香,也在等待那只蝴蝶,还有采莲的姑娘,以及吹笛的少年。三川坝,又像婴儿般苏醒,低吟那支自然而夺魂的天籁之歌,朝着时光不停地走下去,且不会老去。 

      满是那片荷田,我听得到,我感受得到,荷花开了,娇欲语,愁杀赏荷人。 (来源:今日永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