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要闻
  • 公示公告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新媒体
  • 文化长廊
  • 志愿机构
  • 道德建设
  • 我们的节日
  • 区县
  • 视频
  • 图说丽江
  • 文明旅游
  • 文明评论
  • 文明创建
  • 文化建设
  • 志愿服务
  • 未成年人
  • 专题栏
  • 首页 >> 文明评论 >> 列表

    张琼飞:从永胜走向法国的自由艺术家

    发布时间:2017-12-20    来源:丽江文明网

      二十年前,我在永胜报社做编辑,张琼飞和我侄女张瑞菊寒假回家来报社看我,张琼飞给我的印象就是如画一样美丽的女子,当时,她正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读研究生。一面之缘之后,我就再没机会见过她,通过她的好友张瑞菊,知道她去了法国,并在绘画艺术上有了很好的造诣和发展,像蝴蝶一样生活的张琼飞,她的画带着另外的艺术之美,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与我相遇。

      那年,我去法国,相约着在巴黎见面便约我到她家古堡住一晚,可惜她临时有个创作活动,深感遗憾。但我在法国的那几天,心里总感觉到有一个亲人在此地等我,法国之旅便是亲切的。

      之后,我在微信里常与张琼飞聊天,品赏她的绘画作品,她的绘画艺术无疑是属于表现主义的。她本人也十分确定这种归类。

      张琼飞的艺术起步于90年代末期,故乡永胜的山川湖泊带着本真的艺术元素,萌动着她心灵深处的艺术根源,她的父亲张振雄是著名的国画家,从他的山水画里,能听得到云南大森林中的风声和鸟语,闻得到弥漫云雾中的花香和水香,看得到岁月轮回的四季。也许,是父亲的影响,张琼飞跟随着父亲走上了绘画的美好世界。

      1996年毕业的张琼飞很快就进入到当代艺术活跃的时期,2000年以来的昆明,随着在西坝路创库艺术社区的建立,它几乎成为了70年代出生的艺术家们展现其才华的平台,张琼飞的作品也在这期间广泛地进入到公众的视野,她作为一个表现主义画家而被关注。她的作品表达了那个时期普遍存在的焦虑和无所适从的感觉,她那时画了布满钉子的椅子和一些废墟般的建筑工地,还有一件布满图钉的被子的装置作品,其尖锐和敏感都留给人深刻的印象。

      自1996年张琼飞从云南艺术学院毕业至今,她的创作也经历了二十年的历程,持续地运用着表现主义的语言,发表了她对世界、自我、身体、日常物品和生活空间的看法,无论是人物还是动物、房物还是衣物,都列入她创作的图像系统里。她的图像世界明确单纯而直率,既感性又很碎片化。这些图像不是自然主义的罗列,这些图像之所以被选择和塑造,是为了表现创作者的态度、立场,也就是她对世界的关注和真实感受,并不断提出她的置疑和反思。

      2006年,张琼飞从中央美院研究生毕业,八年之后去了法国生活,至于在随后的十年她是如何在异乡生活的,我一无所知,但我仍然看到一个热爱绘画的艺术家,一如既往地在创作,对表现性绘画仍然抱有极大的热情。让我注意到的是,国外的生活没有改变她的创作方式,她的作品看不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画的。这让我意识到她的作品从一开始,地方性就不重要,比如说云南的烈日和法国的阳光,云南的高原和法国的山丘,云南的乡村和法国的广场之类,地方特征并不是她的作品所关心的。她的绘画是关于生活的,关注的是生活中属于精神和心理层面的问题,对人的状况的感受和关注,才是艺术家终其一生着力去表现的,无论她处在哪个地方、哪个国家,她的画却没有地域性,想毕,因为她的领地是世界。

      品赏张琼飞的作品,让我关心的是她是如何感受生活和世界的,她没有像其他行业给这个世界增加某物,但她的绘画增加了一份,她生活于其中的世界的感受,她从个人的角度,表现了人类状况的许多侧面,这些困惑不是个人的,而是人类的。作品就是她感受的结晶,也是一个生命给予世界的真诚的礼物。

      张琼飞的绘画作品是统御世界的一种直接,力度和锐度与她的本能一致。不过传达的内容却阴郁和晦涩,似乎是在不断净化内在的处境,从不拖泥带水。阴郁晦涩的抛扔在琼飞的画面里总是井喷式的上线,她的控制也是本能的,不好说画面的完整程度,没有缺憾就不是间歇性喷发的情欲火山了,她的画就带着火山的色彩和火红的激情。

      二十年的绘画,琼飞以一位思想者、探索者和创造者的身份,在画布上保持着她故有的神性一般的视觉、触觉和味觉,在有限的平面上,将生活中和心灵里最质感与最复杂的部分呈现出来,创造出了永远充满着神意、天意、地蕴的图景……这些貌似高原、红土、蓝天、大海、火山、血色、海滩、幽暗、阳光的意象和物系,这些日常物系似乎随着琼飞的心象而变幻、而转动、而浸染、而显影、而成形,一切便有了时间与空间交孕而出的秘境和神奇意味,也有了琼飞独特表现力、叙事学,凸现出了琼飞画作所特有的个性品质。在这些不凡的画面里,其实是琼飞对大地和人类现时处境的深度触摸,竭力描摹的是人类本质的幻象和日常的忧郁、焦灼和变异。 事实上,琼飞已在现代油彩与人类精神情感之间,寻求到了一种心灵密码或世界艺术的元素,创造出了一种崭新的艺术气象。当我们面对她的作品时,没有疏离感,没有陌生感,有的是一种思想的苏醒,一种大地的抚慰,一种人间的震动

      二十年的时间里,琼飞在法国、瑞典、德国、比利时、挪威等国内外举办了《躯体》《狂野的心》《对照记》《正面头像》等近三十次个人画展和联展,她的油画和水彩画得到了世界艺术家的肯定、赞赏、收藏。(来源:丽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