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公示公告
  • 文明头条
  • 文明创建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红黑榜
  • 党风建设
  • 新时代
  • 要闻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文明旅游
  • 文明简报
  • 区县文明
  • 未成年人
  • 公益广告
  • 专题栏
  • 首页 >> 道德建设 >> 列表

    超励志!丽江首位盲人大学生的追梦故事

    发布时间:2020-09-25    来源:丽江文明网

      “漫漫求学路上,面对各种困难和艰辛,我始终坚信,唯有努力读书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让未来多一条出路。”每年的九月,很多大学除了迎来新生,也迎来了许多送新生入学的家长。然而还是有些学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只能独自前往大学。去年9月,丽江市首个盲人大学生、19岁的彝族青年石天皇自己从家乡远赴4000公里外的吉林省长春读大学,在遥远的他乡放飞自己的梦想。

      求学路,充实而快乐

      2000年,石天皇出生在宁蒗县跑马坪乡沙力坪村。因为看不清,他的童年跌跌撞撞,吃了不少苦头。7岁时,父母带他去四川省攀枝花市检查,面对因先天性视神经缺失导致眼疾无法治疗,而且还会恶化这样的结果,年幼的他因为从来就不知道用双眼看清世界是什么感觉,因此他没有像父母那样悲伤和绝望,懂事的他想得更多的是父母不用再为给他治疗眼睛浪费钱了。

      只读过小学二年级的父母决心家里再困难也要送儿子去读书,他们认为身体残了,再没有文化就什么出路都没有。于是在石天皇7岁那年,他用残余的视力开始了充满艰辛的求学之路。在村里读完小学后,他就到乡里读中学。因为离家远,只能住校,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只想待在自己黑暗的世界里。我很自卑,想改变现状但又无从做起。”石天皇说,上初三时,学校要推荐省级三好学生,先要在班里推荐。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有人念到他的名字时,全班同学都赞成。老师微笑着地对他说,那就推荐你。“那一刻,我没有骄傲,没有自豪,有的是感动,因为我知道了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是认可我的。”

    参加中考时,因为眼疾,眼睛差不多贴在试卷上才能勉强看见,做题速度慢,导致在规定的时间无法做完试卷,最终以六分之差而未能上普高。这样的结果对于平时成绩还不错的他有点无法接受,他迷茫而痛苦,不知该怎么办。

      在中学当教师的叔叔很快帮石天皇联系了昆明市盲哑学校中专部的推拿专业,那时他对这所学校一无所知,但只要有书读,他就很满足了。当来到这所学校,看到很多和自己一样有视力障碍的同学,和他们在一起,没有什么压力,而且还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在这里,他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大家相互理解和帮助,度过了一段充实而快乐的学习时光。

      留钱财,不如学知识

      在昆明市盲哑学校读了一年后,当听到学校要办首届高考班,盲人也可以考大学这一消息时,石天皇激动万分。但一想到家里还要供读中学的弟弟和读小学的妹妹,他犹豫了。于是,他打电话给爸爸,“给你留钱财,还不如给你去学知识,你尽管放心去读吧。”爸爸的话让他感动不已。

      高考班要读三年,但石天皇想早点减轻家里的负担,于是他比班里的同学都刻苦。两年后,他和班里一名同学提前参加高考。19岁的他,第一次坐飞机去长春参加长春大学的单招考试。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凭着一股韧劲,如愿考上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专业(五年制),成为了丽江市的第一位盲人大学生。 

      “拿到通知书的那天,我们一家人都很开心。我能考上大学,与父母一路上的关爱与支持分不开,是他们给我带来了’光明‘的人生。”回想起一年前的往事,石天皇还记忆犹新。对他而言,这是一张珍贵的通知书,曾经那些阻碍他前行的黑暗,都被他踩在脚下。 

      上大学,开启新生活

      去年9月,石天皇独自远行踏上漫漫求学路。从家乡坐9个小时的汽车到省城昆明,第二天乘6个半小时的飞机再到长春。“为何不从丽江直飞去长春?”面对记者的疑问,石天皇说,虽然路上辛苦麻烦些,但去昆明乘飞机可以节约几百元钱。

      怀揣着一份理想,一份憧憬,石天皇走进了长春大学开始了新的校园生活。他参加了军训,还在学长学姐的鼓励下,主动参与竞选班长,虽然最后没选上,但他还是很开心,因为迈出了自信的一步。

      “食堂里饭菜的香味让我充满了食欲;同学们在足球场上奔跑的模糊身影让我热血沸腾;安静的图书馆里只能听到翻书的声音,让我感受到了压力而更多的是对知识的渴望。”石天皇这样描述他初到大学时间的感受。课程有中医基础理论、中医诊断学、经络学、生理学、病理学等,一个星期有10多堂课,其余时间自行安排。他认为,大学要需要有强大的自控能力,学会安排自己的时间,在学好专业成绩的基础上多读一些书。他说,在大学里,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同学值得学习,每天都会有舍友约他一起去图书馆学习。

      在长春求学,离家更远了,石天皇时常想起父母。父母在背后的默默支持,一直是他前行的最大动力。

      凭双手:第一次挣钱

      石天皇的父母在村小学当炊事员,两个人1个月的工资一共1600元,家里种了些洋芋和荞子,养了猪和鸡。石天皇一年5000元的学费,每个月1000元的生活费,加上在县城读高中的弟弟每月600多元的生活费,沉重的负担让家里早已入不敷出。去年,在他考上大学后,市、县残联资助了他4000元。在大学里,除了必要的生活和学习支出,他舍不得多花一分钱。

      今年寒假,石天皇回到家后,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学校迟迟没有开学,他在家中上网课。因为村小的学生比原来少了,只有父亲在学校当炊事员,母亲在家种地干农活。每年5000元学费靠生源地助学贷款,而生活费则全靠父母省吃俭用东拼西凑筹集而来。

      今年7月,正当一家人愁开学后他和弟弟的生活费时,石天皇接到丽江市盲协主席林金江的电话,让他来丽江参加扶残助盲爱心活动。8月27日,在盲协实训基地,石天皇对记者说,经过1个多月的学习实践,第一次用双手挣了1500元的费用,可以减轻一些家里的经济压力。

      看不清,省着用眼睛

      石天皇说,他平时看的书是针对视障群体的大字版书籍,即使是大字版,眼睛也要紧贴着书本才能看清,有助视器就好些,不用贴得很近。一个字一个字去看,看书速度很慢,而且眼睛容易疲劳。怕失去仅有的一点残余视力,因此更多的时候,是用手机上的听书软件去学习。手机上可以打游戏、刷微博、玩抖音等,但看多了玩多了太伤眼睛,他尽量克制自己少去接触。

      “我要省着用眼睛,希望能保留住自己仅有的残余视力,不想让我的世界里只有黑暗。如果能让我看清这个世界,我想感受一下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也能看清黑板的感觉;在路上遇到熟人,能和他们打招呼;能在操场上向正常人一样自由地奔跑......”石天皇对记者说。

      9月3日,在阔别大学校园7个月后,石天皇又独自踏上了前往大学的漫漫求学路,这次他成熟了许多。他在和记者用微信交流时表示:“在大学里,我会更加努力地学习,不让父母和关心我的人担心,做一个有本领、有担当的新时代青年,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来源:丽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