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公示公告
  • 文明头条
  • 文明创建
  • 文明丽江
  • 文明看台
  • 文明红黑榜
  • 党风建设
  • 新时代
  • 要闻
  • 道德建设
  • 志愿服务
  • 文明旅游
  • 文明简报
  • 区县文明
  • 未成年人
  • 公益广告
  • 专题栏
  • 首页 >> 道德建设 >> 列表

    战疫中的90后|丽江支援武汉医生谭行俊

    发布时间:2020-03-12    来源:丽江文明网

    疫情影响下的特殊时期,狭小的居家空间,没有规律的生活,许多人会失去时间概念,而对于“95后”、仅25岁的丽江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生谭行俊来说,从大年初一开始,他就辗转丽江和武汉两个城市,参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诊治。

    自2月20日夜里到达武汉后,防护服包裹中的他,至少瘦了5公斤,但谭行俊说这样的瘦不好,现在他最想吃的是冰可乐和炸鸡块,还想好好睡上一觉,可以不用担心患者,不用害怕电话铃声,自然醒的那种。

     

    “我年轻,体力上有优势”

    “是真正贡献我能量的时候了。”2月19日,丽江医疗队举行出征仪式,年龄最小的队员、95后的谭行俊主动请缨奔赴武汉,原因很简单,“我是95后,身强体壮,我不上谁上。”

    2月18日,丽江市确诊的最后两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完成确诊病例治愈“清零”目标。19日,丽江市人民医院30名医护工作者转战新的战场——湖北。其中就有谭行俊。他也是此次丽江市派遣援助湖北医疗队中年龄最小的。

    虽只有25岁,但谭行俊已有3年的工作经验,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第一时间参与到了确诊患者的治疗中,从大年初一到2月18日,在丽江坚守了24天,是丽江市第一批驻守祥和分院隔离病区的医护工作者之一。

    2月20日夜里到达武汉后,他在武钢二院参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诊治。

    “我年轻,体力上有优势,这是一点,另外我在丽江第一时间参与了确诊患者的治疗,可以说是有经验的,既然患者需要,社会需要,那我就上,我比很多人都合适。”谭行俊说。

     

    一个班不饮不食12个小时

    夜里八点到十二点共4个小时,是在隔离病区里的工作时间,这是前几日谭行俊的工作时间表。为了这4个小时,算下来需不饮不食12小时,限饮限食4-6小时。谭行俊说,这段时间大家都瘦了,压力、劳累、饥饿三方面因素,虽然后勤保障很好,但许多时候真的来不及吃,还有极度疲惫下也吃不下。

    下午六点半坐车去医院,白天要限制水摄入,也不敢喝太多,中午饭以后只能喝一点点水,不进食,上完班回到宿舍经常到了凌晨两点半,消毒洗澡至少需要半小时以上,做完这些差不多三点,这时已经太困太累,喝点水,随便吃点东西,第二天醒来后休息一下,又得重复头一天的动作。

    “凌晨不太吃得下东西,我一般吃几个水果喝一袋牛奶应付,有时候吃到一半就实在困得熬不住,消毒洗完澡之前都是不能吃东西的。”谭行俊说。

    从加入到新冠肺炎诊治后,谭行俊就再也没有随性吃过东西,除非休息的那天,稍微没有限制进食。“我们工作流程都是有严格规范要求的,工作本身会带来很大的心理压力。”

    严格来说一套防护服只能穿4-6小时,若工作需要,到时间后会重新走穿脱防护服流程,再次进入病区。谭行俊说,由于在丽江已连续工作24天,所以对穿脱隔离衣流程已娴熟,对穿着状态还能习惯,对于他们来说穿着防护服工作最大的挑战是环境和心态。虽然都配有尿不湿,但是每天脱下防护服身上都是大汗,所以大都不想穿。

     

    患者能治愈就知足

    时间长了,送出院的治愈患者一天比一天多,说到让自己感动的瞬间,让谭行俊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在丽江送第一个患者出院的时候,已治愈的患者一出病区,就激动地大喊“感谢丽江、感谢中国”,那一刻在场的许多人都已泪目。

    从患者入院时的焦虑和无助,到顾虑和恐慌渐渐消除,积极配合治疗,或许相处日子不长,但患者和医护人员总能结下了深厚的情谊。3月4日,武钢二院又有3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谭行俊和同事又一次泪目。那天三名出院患者用武汉话对医护人员说,“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这里照顾我们,你们太了不起了,感谢你们,以后有空了一定要来湖北玩,我们招待你们。”

    一个微笑、一个点头、一句谢谢……隔着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谭行俊说他收获了太多感动,而自己却只是在做应该做的事情,只要患者能好,就知足了。

     

    最亏欠的是父母

    从大年三十开始每天吃盒饭,谭行俊和许许多多的白衣战士一样没有吃过一顿团圆饭,当医生的儿子没为父母的健康安全出上一点力,这成了谭行俊最大的亏欠。

    “我想对父母说, 爸妈放心,儿子会好好回来孝敬二老的!”谭行俊说,每个医疗队的队员都承受着家庭的巨大压力,工作繁忙,给家人的陪伴就很少,但对于家人始终是亏欠的,总是承载着父母对他们的盼望、担心、关爱。

    这个年过得不一般。“朋友们吐槽怎么也买不到口罩、消毒液时,我们在忙着医治患者,忙到没时间给父母打个电话,不过还好大多数医生都有那么一点点‘洁癖’,平时对自己、对家人在卫生防护方面要求很高,所以家里一直都备有口罩、消毒液,‘家里有’让自己心里也就宽慰许多,自我安慰的一种吧。 ”

     

    最想冰可乐、炸鸡、睡一觉

    聊到疫情结束后最想做的事情,谭俊行说,最想喝一杯冰可乐,来点炸鸡,从年三十到现在一直吃盒饭,已经馋得不行了。还有,想回家美美睡上一觉,可以不用担心患者,不用害怕电话铃声,自然醒的那种。当然,他说这一切的所想,都在战胜新冠肺炎疫情后。

    徒手健身、骑行、阅读、冥想、听音乐,25岁的谭俊行,有着符合他这个年纪的爱好,还很潮,在武汉的这些日子里,在偶有的休息时间里,他仍然保持着徒手健身和冥想的习惯。

    谭行俊记得作家六六曾写过一段话:在医院你能看到“信、望、爱”。我们每天都在经历着痛与乐、生与死、喜与忧,但是我们面对真情不会麻痹。(来源:春城晚报)